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国画荷花 推荐 当代艺术家靠什么赚那么多钱

2017-01-09
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作品

  当今世界上最富有的艺术家身家约2.15亿英镑;目前最昂贵的一件艺术作品更是以5840.5万美元成交。如果,当代艺术能创造出这么多价值,那么,我们必须试图去弄明白,是什么如此值钱?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艺术家仿佛是一个很靠不住的职业。他们没有固定收入、没有社会保险,明明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总是视金钱如粪土。这样的认识不能说全错,但是,什么事儿还是看谁来做,俗话“事在人为”。

  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过着填不饱肚子却仍在苦苦追求的生活,当代艺术家中有不少人通过艺术为自己创收了非常可观的价值。这个价值中,有精神方面的,比如自我艺术成就的实现与升华;也有实打实的金钱收入。今天不谈别的,我们只谈钱。那么,不如就从目前世界上最有钱的艺术家开始吧。

  “成为名牌是人生的重要使命之一”

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

  英国艺术家作为世界上最树大招风的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总是招来各种各样的抨击,很多人对他商业运作的关注远远超出了对其作品的关注。2010年财富排行榜估算他身家约为2.15亿英镑。

  可以说达明安·赫斯特首先是一位天才市场操盘手,然后才是一个鬼才艺术家。他非常出名的作品有价值超过1.5亿美元的镶满钻石的人头骷髅《看在上帝的份上》,还有那些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动物尸体们,件件堪称是艺术品销售史上的奇迹。他的一条鲨鱼卖了1200万美元(当时约合1亿元人民币),关键是谁啊?花这么多钱买一条死鲨鱼?

达明安·赫斯特《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

  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当代艺术界,品牌的力量可以凌驾于一切恶评之上。

  花1200万美元购买鲨鱼的是金融巨富史蒂夫·科恩(steven cohen),他是著名对冲基金sac capital的创始人。对于这位华尔街大佬来说,这条鲨鱼的价钱实际上仅仅是他5天的收入而已。对于科恩这样的大金主来说,金钱多与少代表的意义并不大,毕竟在他的朋友圈里每个人都很有钱。但是,一件名牌艺术品,可以向全世界证明他既富有又有品位。

  史蒂夫·科恩将这一作品捐赠给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而伦敦泰特博物馆馆长也曾有意收购。英国影子内阁文化大臣雨果·斯威尔(hugo swire)曾因此事上书英国政府,希望政府出面干预保证这一艺术品留在英国。可见,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有多么受欢迎。

  达明安·赫斯特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成为名牌是人生的重要使命之一。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他就是当代艺术中最大的名牌,他的作品已成为世界富人们的收藏热点。

  英国著名球星贝克汉姆花25万英镑,买下了赫斯特的这幅作品作为结婚四周年礼物送给妻子维多利亚,心形的粉红色画作上有几只蝴蝶。说到达明安·赫斯特,还必须要说一场著名的拍卖。

  那是2008年9月15日,也就是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宣布破产的同一个夜晚,这场旷世拍卖拉开序幕。来自华尔街与伦敦的收藏家们无法预测未来,所以那个夜晚成了当代艺术最后的狂欢——疯狂叫价与毫无顾忌的放血。

  这场拍卖与达明安·赫斯特的渊源来自于他赋予其前所未有的游戏玩法。传统意义上,艺术市场被划分为一级市场,艺术家新作由画廊主导售出;二级市场,顾名思义二手艺术品市场,由拍卖行拍出。

  达明安·赫斯特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他当晚用卡车把最新的创作直接拉到拍卖行。据他的经济人邓非先生回忆,众多画廊都对赫斯特表示不满以及愤怒。知名高古轩画廊总裁拉里当即表态:“这种行为是在愚弄收藏家,达明安·赫斯特要做什么? 我们完全可以按照传统的模式经营艺术品。”

  然而,苏富比一向热衷于用知名艺术来建立自己品牌的活动。并且,这次的拍卖会也通过youtube与全世界的媒体进行传播,大大提高了世界各国对艺术品的需求欲望。

  在24小时之内,价格不菲的223件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被藏家一扫而空,实现了高达97%的作品成交率。39%的买家是第一次购买当代艺术品,他们中有24%是苏富比的新客户。其中欧洲买家(包括俄罗斯)占74%,美洲17.7%,剩下的是亚洲和中东客户。

  这位天才市场操盘手,并不是什么商业大鳄的儿子。赫斯特出生于英国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汽车维修兼销售员,母亲在市民咨询局工作。他一直以来的求学经历并不顺利,在学生时期,他还曾在太平间兼过职,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日后创作的主题。

  现在,已成为名牌的达明安·赫斯特可以说更接近一位艺术商人,他的旋转画视觉效果十分瑰丽,在艺术市场上也非常抢手。创作过程是赫斯特身穿防护衣、头戴护目镜,将颜料掷向快速旋转的画布。颜料就像摊煎饼一样,被沾到了画盘上,一张价值上百万的作品就诞生了。

  “我相信,在波洛克朝着画面肆意挥洒、从而在笔刷与画布之间造就了一种距离之后,绘画已经无处可去了。然而,想要当一名画家的迫切渴求从未离去,即便绘画过程已经毫无意义,过时了。如今,在全球范围内通过电视、广告与信息来与观众沟通已经成为比绘画更好的办法。”达明安·赫斯特说。

  他并没有说“绘画”毫无意义,而是“绘画的过程”。这其实关乎绘画的媒介,一种沟通的工具。他的很多作品都不是他自己亲手制作的,这种创作方式在艺术界也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他的圆点作品,早期有几幅是赫斯特自己画的,但他认为后来的那些版本更好。“我自己画的圆点只有五幅,我画的圆点就是坨屎。”

  另外,赫斯特的助理们用成百上千只蝴蝶翅膀拼贴而成的蝴蝶画,经过赫斯特签名之后,也能卖到十几万英镑。赫斯特一共卖出的圆点画和蝴蝶花的共计超过400幅。

  如今,赫斯特在伦敦成立了名为“科学”的公司,负责管理工业化规模的艺术品交易。当前,赫斯特的名字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品牌,控制着蒸蒸日上的商业帝国。没有几个艺术家可以把艺术品买卖做成这么大的产业。

  “我的作品既贵又俗”

  在艺术的领域里谈起有钱,通常大家还会说到的是美国波普艺术杰夫·昆斯。尽管他的传奇形象与颇具炒作性的作品都受到来自全世界的追捧,但相比达明安·赫斯特,他在艺术市场上却是一位保守的玩家,而且只是集中精力在高端市场打拼。

杰夫·昆斯(jeff koons)

  在工作室说到杰夫·昆斯这个名字,首先要说的是他的作品《气球狗》曾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5840.5万美元成交。这位被誉为“最伟大的艺术推销员”用他的艺术品满足了这个世界的欲望。

杰夫·昆斯(jeff koons)美国艺术家

  杰夫·昆斯的成功,最重要是由于他的艺术态度和作品,直抵这个拜金时代欲望的深处,他的观念匹配了主流社会的欲望密码。这就是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在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价值。

杰夫·昆斯《悬挂的心》,2007年以2356万美元价格成交

  将日常品放大,是通往当代艺术的一条高速公路。这件仿佛是游乐场塑料气球一样的雕塑,在放大之后成为了公众议论的艺术品。这颗不锈钢的心脏曾在纽约拍出数千万美元的高价,创下了当时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成交纪录。很多人觉得这样的艺术价值何在?但杰夫·昆斯作品极其精良的制作让那些争议不断的流言蜚语终究烟消云散,这也是他的雕塑作品产生魅力的重要原因。

杰夫·昆斯《悬挂的心》在凡尔赛宫展出

  整件雕塑虽完全由人工完成,但杰夫·昆斯希望作品看起来没有任何人工痕迹,为了追求从天而降的神圣礼物的效果。他的工作室在纽约曼哈顿岛,这里有超过120名员工同时进行着工作。工作室干净整洁并且非常有条理,从侧面反映出他作为国际一线艺术家并且能创造出好作品的某些原因。

杰夫·昆斯工作室

  杰夫·昆斯真是一位经营艺术的高手。他曾经是期货经纪人,如今用最现代化的方式经营杰夫·昆斯艺术品牌,其代表作品的平均单价已达到500万美元以上。他的作品总量多达上万件,他通过各种研究使得自己的创作主体不断转换成新的创作形态,这让他的作品在每一个时期都能嵌入时代和他个人的双重印记。

  杰夫·昆斯同样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室内设计师,经营一家家具店。“我是在各种各样的家具和物品中长大的。我的父亲是个设计师,他告诉我不同材料、颜色的物体会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而且他把家具店改装成不同的样板间,经常变换样板间的设计和陈设。”

  1977年,他来到了纽约。为了生活,杰夫·昆斯在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找了一份销售会员证的工作。在moma工作的两年时间里,他把moma的会员数量翻了一番。因为杰出的销售成绩,23岁的他获得了“moma高级代表”的职位。他在自传中宣称:“我是这个博物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销售员。”

  1980年,杰夫·昆斯参加了纽约新博物馆的展览,接下来的几年中,他一边在华尔街做期货交易,一边维持艺术创作。英国著名策展人诺曼·罗森塔尔(norman rosenthal)回忆说,1985年他来纽约时,一位画廊老板拉着他钻进一辆出租车说:“诺曼,我想给你介绍新的时代精神!”

  他所说的“新的时代精神”正是杰夫·昆斯。

  由于杰夫·昆斯较有特点的经历与他天生在推销上的天赋,使得他对艺术的思路也十分清奇。他有很多关于金钱和艺术辩证关系的名言,“在这个资本泛滥的社会里,艺术品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商品。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还是一上来就当艺术品是商品一样生产吧。”

  很多人觉得杰夫·昆斯的作品简直俗不可耐、平庸至极。实在弄不明白艺术市场为何如此买账?然而,冷静地去想一想,在这样制作精良的“平庸”艺术面前,那些为之所动并买下作品的金主们,有几个不是因为这些作品实在是太好看了!它的某种好看让很多人无法抗拒。

  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杰夫·昆斯是“平庸”的,实际上在你欣赏并认可他艺术的同时,你就成为了一个时代典型。

  杰夫·昆斯在很小的时候就懂得用别人送他的糖果和礼物上的包装纸赚零花钱,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些漂亮包装纸剥下来,然后挨家挨户去兜售。长大以后的杰夫·昆斯,毫无意外成为了当今艺术家中最棒的“推销员”,带着商人头脑的他早就看穿了一切。

  他将自己多年来对于包装和推销的门道完美融入到最符合时代调性的主题中,加上从小对材料、做工的接触与熏陶,做出了卖相上上品的艺术,或者说艺术商品。同时,他也用自己的一件又一件艺术作品,时刻证明着:“你们是平庸的!”

  艺术家已经不是大部分人印象中那个靠不住的职业了,当然,还是那句话,“事在人为”。达明安·赫斯特与杰夫·昆斯都出生在普通家庭,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们是不凡的。抛开艺术,他们就是两位颇有头脑的商人。但说到最后,他们到底“卖”的是什么?

  或许是艺术家的观念触及了所有环节中的关键点。若将这整个行为理解为一种商业关系的话,艺术家把观念附着在艺术这个载体上,然后将其包装、推销,用艺术的外衣包裹自己最核心的艺术观念,乃至实现一个艺术品牌。也就是说,收藏家与艺术机构所认准和吃定的,不是艺术的外衣,而是观念,并且这种认同带有传染性。在艺术市场中,艺术家的价值取决于对他的观念的认同程度。

  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开放性的话题,绝无标准答案,也不应该以某种单一的结论作为结束。大家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认识,欢迎留言。

  来源: 芭莎艺术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