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国画兰 推荐 海昏侯5000枚竹简剥离 或改写多部历史典籍

2017-01-30

  有句话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句话用在江西省博物馆内参观“惊世大发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的游客观众身上,则是普通群众对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的马蹄金、麟趾金、鎏金车軎、玉具剑、韘形佩等文物流连忘返,而懂行的观众则会在有铭文的文物前久久伫立,在2000多年前的竹简图片前惊叹不已——哪怕目前展示的仅是竹简中的“断章”与“片言”。

竹简在盛放纯净水的水槽中进行扫描

  竹简在盛放纯净水的水槽中进行扫描

▲奏章副本木牘 有“陛下”、“海昏侯臣賀”、“呈太後陛下”、“元康四年六月”等字樣

  ▲奏章副本木牘 有“陛下”、“海昏侯臣賀”、“呈太後陛下”、“元康四年六月”等字樣

▲妾待昧死再拜上書呈 大后陛下

  ▲妾待昧死再拜上書呈 大后陛下

  随着考古的深入,人们开始有这样的共识:海昏侯刘贺墓出土文物最大的特点不是珠光宝气,而是文字特别丰富。说到文字,毫无疑问当属5000枚之多的竹简。专家说,这批竹简,是江西考古史上首次发现,也是我国汉代考古极其重要的大发现。解读竹简文字,有助于人们了解2000多年前的文化、艺术、社会生活等,字字千金难换。

确定竹简摆放顺序,分区剥离

  确定竹简摆放顺序,分区剥离

  2015年5月竹简被发现,同年11月开始清理竹简,再到目前,刘贺墓出土的这批竹简一直处于神秘状态。“目前竹简还在加固,绝没有像网络所说进入到释读阶段。”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说。那么,这批竹简怎样被发现,文保专家如何呵护它们,它们目前传递出怎样的信息,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员。

  万幸——竹简差点被清理掉

  2015年5月初,海昏侯墓在清理完西北角之后,大家都知道西回廊有复杂的堆积现象,那里一堆泥巴,乱糟糟的,有散碎的漆皮,复杂的器物堆积。

  前期清理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烂泥巴里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就是竹简。一说到这里,南昌西汉海昏侯墓文物保护组组长管理便有些后怕。她说,要不是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国家专家组成员、湖北荆州文保中心主任吴顺清及时赶到,这批竹简可能被当作一般的漆器或竹笥给清理掉了。原来,这批竹简当时糟朽得很厉害,有的碎成一块一块的,有的成了渣渣。它一块一块既像漆器的残块,它一丝一丝的又像竹笥。

  谁也没有把它往竹简上想。

  按照考古的步骤,先要明确文物的性质,清楚分析文物堆积之后,才能做下一步的清理工作。我省考古工作者此前谁也没有提取过竹简,也不认识它,大家不敢动,只有向国家文物局求援。吴顺清这时候赶来,他只看了一眼就认出这是竹简,并提出对西北角文物整体提取到实验室清理的方案,最大限度保护了这批宝贝。

  细致——每枚竹简都有“身份证”

  徐长青说,整个竹简文保工作包括以下几个流程,首先是清理剥离,接下来是洗简、脱色,最后才是文字释读,而三维扫描、正射影像扫描、红外扫描等高科技手段贯穿整个流程的始终,文献释读工作全面启动要明年。

  去年11月起,竹简进入文保用房,清理工作拉开序幕。管理告诉记者,剥离并不像揭开一张皮那样简单,一剥就能拿走。他们首先要对竹简的状态进行一个记录,然后做一个初步的清理,并对它进行正射影像拍照。然后,他们用一些特制的、特别薄的小竹签,一边剥离一边结合正射影像图进行编号记录,相当于竹简的身份证号码。他们还要对每根竹简分阶段进行三维扫描,把竹简制作成一幅幅三维图像,为后期竹简修复提供数据参照做准备。

  竹简剥离工作大约进行了一个多月时间,管理这个团队发现,这批竹简竹子的内部结构已经破坏,竹子纤维已经断了,一碰就会碎。按照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的要求,他们紧急停下手中的剥离工作。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时间里,经过反复测试、模拟试验,他们从上百种试剂中选中了一种加固剂。这种加固剂是一种高分子液体,渗透性很强,竹简泡在里面,这种液体可以渗透到竹简内部结构的断裂处,填补纤维空隙,同时对竹简本身也没有伤害。即使有了加固剂的“撑腰”,完成5000枚竹简的清理剥离工作也用了半年多的时间。

  经过清理发现,海昏侯墓出土的竹简:23厘米长,5毫米宽,2毫米厚。有专家表示,海昏侯墓的竹简是汉简其中一种标准尺寸。

  惊喜——部分历史典籍或因此被改写

  竹简剥离之后,文保人员对其进行了一次初期的红外扫描。

  红外扫描能使竹简上原本因年代久远、泥水浸泡等原因淡化的字迹逐渐清晰地显现出来。徐长青说,实际上这次红外扫描,并不是为了文字释读,而是为了留存一份保护性资料。但是结合这次扫描,对上面的文字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释读。即使是简单的、初步的释读,这批竹简已足以让人欣喜。

  杨军告诉记者,从目前竹简的实验室初步清理和保护情况看,竹简内容大约包括论语、易经、礼记、医书、五色食胜、悼亡赋和签牌、奏牍等八个部分。其中《易经》的经文首先解释卦名的含义,然后自《彖》传以下的内容与选择类《日书》类似,它虽然在排序上与传世《易经》相同,但又在内容上和传世《易经》差别较大;医书的内容与养生和房中术有关,它在马王堆帛书《天下至道谈》中记述的“八道”之上,增加“虚”“实”二者而成为“十道”;《五色食胜》记述是以五种颜色代表相应食物,类比于“五行”相生相克的方术类内容;《悼亡赋》中出现描写冢墓的文字等。专家称,2000多年前的古籍即将面世,或许涉及以上八个部分的历史书籍有的将被改写。

  接下来,这批竹简要进行洗简、脱色、释读等工作。“这几个流程预计也要半年以上的时间。”管理说。洗简这个过程也考验人,既要把竹简上的附着物、泥土洗掉,又不能把字洗掉。管理说,这个阶段普通毛笔都显得太硬,他们选用的刷子的软性、韧性要比之高几倍。因为竹简时间久了,颜色深了,墨迹对比不明显,而脱色这个流程,就是通过特殊的试剂还原竹子的本色,使墨迹对比更明显。因为显色的过程很短,脱色几乎与文字释读流程同时进行。

  可以预见,当文字释读全面开始时,浸润到竹简骨子里的文化瑰宝将闪耀出更灿烂的光芒。

  来源: 中国美术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