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评论分析

楚寻欢:关于艺术之根性与时代精神

2017-01-14
达芬奇自画像(1512)达芬奇自画像(1512)

  人类是环境的动物,艺术之“根性”即艺术家来源于自身血脉基因、成长环境历史人文之熏陶,这种传统痕迹属性是天生自带的,你承不承认,它就在那里。故根性的自然本真表达反映在艺术上即是道法自然,返璞归真之守拙,不做作,还原自己内心本来的样子。艺术的“时代精神”则是指作为当下人所思所想与当下时代语境的交集碰撞之呈现,这种关系反映在艺术作品上便是一定的社会参与指向与人文关怀,它具有前沿、先锋与思想启蒙意义。

杜尚作品:带胡须的蒙娜丽莎杜尚作品:带胡须的蒙娜丽莎

  艺术之“根性”与“时代精神”的关系好比“传统”与“当代”,根性有优良沿袭的一面,也有其“劣根性”不合时宜的一面;“当代”因为时代语境的转换,总是饱有革新之颠覆诉求,当然也不乏夹杂着哗众取宠标新立异的“伪当代”。“传统”需要“弃其糟粕,取其精华”,“当代”更需要“去伪存真”的“开拓探索”。“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已然站不住脚,我们必须首肯人类天生自带的“根性 ”,同时彰显“时代精神”。艺术当随时代,是告诉我们不能固守迂腐而不合时宜的陈规,同时要警惕亦步亦趋囿于蒙着“国际化”面纱的西方形式不能自拔。

关良作品关良作品

  艺术本质上是一种精神表达,艺术作品是艺术家精神维度的外化,艺术家的精神维度暗含了其艺术修养与器识,也决定了其作品格调高低。艺术时代精神的可贵之处在于立足于当下的自我颠覆常变常新,艺术永远在路上,不同阶段一定有不同阶段的艺术面貌与态度表达,最终,艺术家以独立自由不懈求索的生存状态成就其人生轨迹与艺术精神高度。

吴大羽作品(蜡彩)吴大羽作品(蜡彩)

  艺术之精神高度没有中西之别,它立足于人性,穿越时空旷古烁今。真正的高手譬如达芬奇、杜尚、关良、吴大羽等等,他们不管用什么材料都有国际范,他们从不强调中或西,他们寓于其中的东方性或西方性是天生自带的,这好比一个臻至化境的剑客无招胜有招,手持木棍亦为利剑。艺术形式永远服从于情感,这种由表及里的递进恰似毛与皮的关系。其画面中不安于现状、似是而非的新鲜图式探求与融入当下情怀的根性勃发的自然流露便是艺术之时代精神。

吴大羽作品吴大羽作品

  “传统”还是“当代”,“根性”抑或“时代精神”,这与禅之指向“不可说”不二,万物皆为我所备,处处张扬颠覆精神又最遵循平常心,这便是艺术,也是生活。(楚寻欢闲记于京东 2016年12月9日)

  作者简介:

  楚寻欢,原名王绍军,湖南武冈人,南蛮北漂客,喜禅好诗,资深媒体人、独立艺评人、策展人。现为环球文化网主编,东方禅社发起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友好艺术交流院研究员。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