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评论分析

洪三雄:变现救急话文物 从20万到4亿元天价

2017-01-28
由“宇珍”拍卖公司拍出的蔡辰男收藏——清乾隆青玉螭龙玉玺由“宇珍”拍卖公司拍出的蔡辰男收藏——清乾隆青玉螭龙玉玺

  常听前辈们的教言,一个人的资产最好如此配置:现金三分之一,动产三分之一,不动产三分之一。其中动产就包括股票、文物艺术品。这样的资产配置,最大的意义在于维持资产的流动性,也就是即使在经济环境剧大变动的情况下,还能确保资产的变现能力、汇集足够的资金来协助健全财务。

  对于这样的论调,当然还是有仁智之见。不过,文物艺术品可以帮助解决收藏者的财务危机,倒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管收藏者是基于对文物艺术品的喜好还是投资增值或投机获利的思考,手上拥有精美的文物艺术品者往往都会在社会极端不景气的恶劣环境里获得帮助甚至渡过难关,中外皆然。

  相信大家都还记忆犹新,2008年9月美国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宣告破产倒闭,引起了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各国股市相继崩盘,市场一片萧条。该公司执行长傅德(richard fuld)一年半前价值2460万美元的股票,18个月后出手变卖仅得64万美元,此一天渊之别的价差,令人不禁有兵败如山倒之叹!

  但是,值得深入了解的是,傅德的配偶卡西(kathy fuld)收藏的一些名家精美近现代艺术品,都相对呈现保值、变现的功能。卡西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理事,她于同年11月12日委托美国纽约佳士得公司拍卖其所收藏的16幅抽象表现主义画,预估底价约2000万美元,结果拍出了1355万。虽然成交价略低于估价的七成,但在那个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艰难时刻,能有这样的落槌成交价已算差强人意了。由此可见,在面临信用市场紧缩而告贷无门的时候,艺术品仍有变现救急的可能。

  此一现象,对于关心文物收藏或以收藏为投资的人均有诸多启示:

  首先,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全球金融风暴下的各行各业,没有不受到打击和影响的,文物艺术市场当然也不能豁免。2008年秋拍,纽约佳士得在洛克斐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的艺术品拍卖,75件近代艺术品,约有三分之一共25件流标,拍得的价额也只有当初预估的一半。所以收藏者必须心里有数,主观的“价值”和客观的“价格”之间,免不了存在着令人遗憾的落差,尤其在百业萧条的时局里。

  其次,卡西提供的16件艺术拍品,皆属战后相当有名的画家精品,其中包括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纽曼(barnett newman)、戈尔基(arshile gorky)和马丁(agnes martin),都是具有创造力和未来性的艺术高手。正因为有这些名家的加持,在景气相当低迷的时机,16幅拍品依然有不少买家竞标,结果有13件落槌拍定,另3件则以流标收场,难以尽如人意。

  再者,在金融大风暴的冲击下,全球各大企业、美术馆、博物馆率皆求财若渴,为了尽快解决现金流动危机,便纷纷把算盘打到非核心资产的文物艺术收藏品之上。因此,在普遍又大规模倒货的情况下,无论私人买卖或拍卖公司的文物市场,都会明显呈现“买方市场”的态势,成交率和卖价也都会受到相当的折损,这是藏家们必须坦然去面对的。

  另一方面,让我们来回顾在台湾所发生的类似案例。

  2010年6月26与30日两天,台湾的拍卖公司“宇珍”接受了中央存保公司的委托,公开拍卖原属于已倒闭的庆丰商业银行所有的古董文物和油画共283件,预估价约新台币1.15亿元,实际拍出的总额为8.05亿元。这批文物自从拍卖前的25年起,就一直摆放在庆丰银行总行的五楼保险室中,不见天日。

  事实上,这一批尘封25年的文物艺术品,包括上述283件拍品总共超过2,000件,其中有1,800件书画及逾200件器物。最早的所有人就是“集玩家、藏家、专家、鉴赏家于一身”的企业家、台湾收藏界的第一代、也是早期“国泰企业”掌门人蔡辰男。他曾创设华人第一座个人美术馆“国泰美术馆”,并在1980年亲自主持编纂“中国书画精装选集”12巨册及“21世纪世界彩色百科全书”11部,在文物艺术的重量级人物圈里,迄今仍占一席之地。

  尘封的文物艺术品,却启封了陈年往事。1985年台湾发生轰动一时的“十信事件”,由蔡辰男掌舵的原“国泰信托”遭到波及而被中央存保公司接管。蔡辰男表现了十足的偿债诚意,提供了他毕生精选收藏的两千多件字画及古董,以估值4亿元质押给了由存保公司接手国泰信托而改制的庆丰银行,平均每件估价才20万元。10年后(1995)已有人对这批文物估值10亿元。

  2008年庆丰银行不幸因严重亏损,又遭中央存保公司接管,而这批还来不及曝光的艺术品再度落入其手,并在2010年开始处置变现。这2000多件古董艺术品,遗憾未经“公开竞价”的程序就让台北故宫博物院享有优先承买权,而以区区10亿元取走了其中大部分精美的明清、近现代名家书画及极少数器物共1882组件。

  台北故宫挑精捡肥后,剩下来的283件古董及油画才交由“宇珍”公开拍卖,想不到其中一件清乾隆“青玉螭龙玉玺”就拍出了4.3亿天价,最为人津津乐道。若以此一专拍的成交总金额8.05亿来估算,故宫收购的精品,其价值最少应在百亿以上,难怪文物界人士都说“台北故宫这回赚到了。”吾人因此不难推算,这一批2000件艺术品,较诸30几年前质押于庆丰银行的4亿元,其间约有27倍增值。

  据悉,1985年间蔡辰男因国泰信托案负债150亿,到1994年底已偿还130亿的本金和80多亿的利息。除了经营、处分不动产之外,他拥有的其他具有质、量俱佳的古董艺术品,理应也展现了相当的变现能力。如今,他已无债一身轻,虽然没有沾到上述2000余件文物艺术品增值的好处,但因文物艺术品的长期陶冶,造就他的光明磊落和气宇非凡、受人尊敬。一个人历经大起大落又能重新抬头挺胸、屹立不倒、俯仰无愧,实在难能可贵。

  洪三雄

  双清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曾任清翫雅集第九届理事长、中华文物学会第十一任理事长,其“双清馆”是海峡两岸藏界友人必访之处。每年,双清文教基金会出版社收藏年鉴《30古吧》,更成为藏家出版论述的标杆图书。

  更多精彩尽在《典藏·今艺术》12月刊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