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评论分析

田旭桐和他的禅意水墨艺术

2017-02-05

  田旭桐,中国当代艺术家。在他的画里,一条条急速横贯构图的墨线,点缀一个侧坐的禅者,或一轮明月,简约宁静,空灵隽永,令人耳目一新。细细品味,线条的流动变化,墨色的浓淡干湿,空间的虚实相生,又构成了一个丰富生动的禅境世界,充满了意趣。他的艺术造诣深厚,作品被中外企业机构、博物馆和个人广泛收藏,在新加坡、港台地区等地颇具名气,先后出版了《空白艺术》《禅-田旭桐当代水墨作品集》《东张西望-田旭桐作品集》等40余部书籍画册。

中国当代艺术家田旭桐中国当代艺术家田旭桐

  人们常说“文如其人”“字如其人”,艺术作品往往能体现艺术家的个性修养及人生态度,田旭桐的作品正是他人生境界的真实写照。他原以黑白画闻名于绘画界,后逐渐转向水墨画法,并融以自身生活理念及人生修养,便有了今天直指人心的禅意水墨画。

  田旭桐:通过国内外作品的研究,比较中国的传统与国外的历史,我发现很多本土的精髓渐渐被淡化了,于是重新去寻找、去发现,突然意识到中国的水墨反而是艺术家身体里流的血液。再研究发现,“禅”一直贯穿在中国的艺术里,它是中国艺术存在的一个方式,是非常有说服力与影响力的,也因此能够独立于世界的艺术体系里。于是,大概在10多年以前,我就开始逐渐有意识地将早期强调的色彩与精细绘画方式渐渐转移到观念和理念上来,所以“禅”给了我一个更加宽泛的表达语言。从中我意识到,人们以前忽略了很多对生活本质的理解,也忽略了对美好的理解。

《园葵水醉》(纸本水墨,68×68cm,2013 年)《园葵水醉》(纸本水墨,68×68cm,2013 年)

  禅,在很多人印象中既高深又艰难。对此,田旭桐有他独到的解释:用笔墨简单几笔,禅境便跃然而出。

  田旭桐:我认为,好东西应该是简洁的,而不是简单。它是逐渐提炼出来的,这是个过程。早期,过多的技巧浮在画面之上,人们在看我作品的时候,会说这里画得特别细,那里的颜色特别漂亮,可我发现思想的东西反倒无形间被削弱了。于是,我逐渐把技巧隐藏到画面的背后,人们再看作品的时候,就会说:哦,一笔。只是,这一笔其实是几十年的功夫,但这些东西隐藏在了背后,所以中国古代人说的好嘛:无画处皆成妙景。

  同时,我觉得“画”有七分在创作,三分在别人的欣赏。作品之所以被喜欢、被接受,是因为人们能透过你的作品发现他想要表达的,这一点对画家而言,是非常快乐的事情。所以,艺术家往往没有必要解释自己的作品,好的作品一定会通过不同人们的不同理解方式,找到不同的表达与叙说的内容。

《月影见鱼欢》(纸本水墨,直径32cm,2014 年)《月影见鱼欢》(纸本水墨,直径32cm,2014 年)

  田旭桐的禅画创作中,主角常常是一个双目微闭、侧耳倾听的小僧,他或静伴莲枝,或独坐山岩,或拈花微笑,或醉于星河。田旭桐以自己的人生体验与笔墨意趣入画,把复杂的禅理,通过简洁的符号化处理,阐述得透明起来,让人们从中获得一种崇敬完美的感受,一种宁静致远的意境。

  田旭桐:最有意思的就是这个小僧,通过这样一个简单的符号,传递出更丰富的内容。其实难度也是非常大的,因为任何一个细小的变化,别人都会发现。确定这个符号也用了好几年,逐渐逐渐地,我能够表达自己对禅意的理解,它也更能被别人所接受。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小僧,让人领悟到更多的内容,承载着一个画家跟欣赏者之间的交流。

《波动随藻香》(纸本水墨,68×135cm,2014年)

  田旭桐常说,画水墨画由浓至淡易,由淡至无色无痕难;喝茶由浓至淡易,然而,由淡味至无味,从白开水中还能喝出个色、香、味,难。他创作重在体验过程,从未为禅而禅,也并非刻意表述禅趣、禅意或借题发挥阐明大道理。这一点就像喝茶,有人为解渴,有人为消闲,有人为解油腻,有人喝出了醉意,喝茶不在茶时,禅就会随心境自然到来。

  田旭桐:好多事情人们体验更多的都是结果,而把过程忽略了,正因如此,人变得格外繁忙而且杂乱,甚至具有功利性,很多的真实感觉也随之消失了。所谓的品茶“由浓到淡,由淡到无”,其实就是一个体验慢的过程。因为慢才能去欣赏,慢才能去理解,慢到什么程度,那是一种境界。同样,慢是一种方式,而不是目的。如同品茶,除去茶本身,你在喝的时候,你在做的时候,你在想的时候,包括对茶的品质认识的时候,其实是在认识人生,这是人生的一种经历,也是艺术的一种表达。

 《茶禅一味》(纸本水墨,30×30cm, 2015 年) 《茶禅一味》(纸本水墨,30×30cm, 2015 年)

  终日与宣纸、画布为伴,田旭桐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任何的孤单。在他看来,创作是一种记录,更是一种交流,从中品尝到创作的乐趣是最美好的。

  田旭桐:其实任何人都不是孤单的,他一定要有他自己的环境。其实所谓的孤单,也是我们享受的过程。我从来不认为绘画是一件苦差事,觉得有多孤独或有多苦,不是的。这其实是跟画布进行的一种对话,把自己想说的用艺术的形式表达出来,然后别人才能欣赏他。真的不孤独,反而是通过作品去与更多人进行了交流与分享,这其实是最幸福的。

《可渔之水》(纸本水墨,68×68cm, 2015 年)

  除却当代艺术家的光环,田旭桐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教龄近30年的他,近年来在清华主教的课程是色彩、素描和视觉语言。

  田旭桐:我是1981年考上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85年毕业以后留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来中央工艺和清华合并为清华美术学院。所以我一直都在上课,从学生到老师的转变是很自然的,也是一个顺水推舟的过程。说教学相长,还真是这么回事。首先作为老师来讲,应该是学生的一个朋友,要去发现对方的优点,而不是一味地找学生的缺点。因为学生的任何一个改变、任何一个突破点,对于他来讲都有可能成为今后发展的一个方向。我觉得老师和学生是互动的关系,是参与的关系,所以我上课主要是首先给学生创造一个环境,一个能让他们充分表达自己想法的环境,尽可能地让他把自己可能还有些不成熟的想法表达出来。我就是说法律范围允许的,都可以去表现,这样感兴趣才能够去坚持,才能把艺术理解成一个非常美好的事情。

《牛》(纸本水墨,68×135cm, 2015 年)《牛》(纸本水墨,68×135cm, 2015 年)

  对待艺术创作,田旭桐认真而执着。一笔禅风,他练了20年,终于成就了在国际享有知名度的“水墨禅意”;对待生活,田旭桐更是观察入微,平日里他喜欢捕捉一切美好,摄影、绘画、诗歌、音乐,任何形式和载体都能成为他撬动艺术的杠杆。

  田旭桐:对普通人来说,只要把生活过得精致,就是一种艺术。比如烹饪,你把食物做得非常美味,不仅是一心想着使其成为艺术,更多的是体验到了烹饪过程中的美好;再比如种地,农民不仅是只需要高产,当他在劳作的过程中体验到了收获的乐趣,也是一种温暖。这些生活中的真实细节都是艺术,艺术的最终目的就是生活,产生艺术的目的就是为了使生活更美好、更丰富。

  田旭桐,这位中国当代的水墨大师,用心感受生活,用画笔记录生活。他不为画而画,却为生活而生活。他用充实而通达的人生态度,阐释了他的艺术追求:艺术是对生活的感知,是与世界的交流;艺术家,独立而不孤立,孤芳而不孤独。这样的他,向我们传递了一份创作理念和生活态度:过好自己的人生,绘制最华丽的人生画布,每个人都会是生活的艺术家。

《一弯天境》(纸本水墨,68×68cm,2014 年)

  田旭桐艺术履历

  1962 生于北京;

  1985 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1989 在山西太原举办“田旭桐画展”;

  1995 参加北京“第四届亚洲美展”;

  2001 在新加坡客艺廊举办“禅意-田旭桐个展”;

  2002 在新加坡客艺廊举办“通往内心和平之门-田旭桐个展”;参加“中国九大美术学院 国画系教师作品展”;

  2006 参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50 年校庆展;

  2007 在中国美术馆和新加坡举办“空无与实在-田旭桐当代水墨联展”;

  2009 在北京可创铭佳艺苑举办“静界·境界-田旭桐水墨作品展”;

  2010 在台湾千活艺术中心举办“田旭桐水墨画展”;

  2011 参加“艺术清华-清华美院造型教师作品展”;

  2012 在新加坡客艺廊举办“田旭桐禅意水墨画展”;

  2013 在佛光祖庭宜兴大觉寺美术馆、北京恭王府安善堂、苏州嘉应会馆美术馆、北京饭店人民艺术馆举办“秋月禅心-田旭桐禅意水墨作品巡展”;

  2014 在北京悠然空间画廊举办“观空境- 田旭桐禅意水墨展”;在天津梅江国际艺术馆举办“禅语幻象- 田旭桐当代水墨亚洲艺术巡展(天津站)”;在北京会心阁国艺馆举办“妙笔无心- 田旭桐禅意水墨画展”;在台北千活艺术中心举办“田旭桐禅意水墨亚洲巡回展(台北站)”;在新加坡客艺廊举办“田旭桐禅意水墨亚洲巡回展(新加坡站)”。

  出版有《空白艺术》《禅- 田旭桐当代水墨作品集》《东张西望- 田旭桐绘画作品集》《半砚诗境- 田旭桐诗画集》《旭桐画经》等40 余部著作。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