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古今名家

藏息堂主人的砚藏美学:万物润 一心藏

2017-01-13

  文/吴少菊    图片提供/藏息堂

  人物名片 

王耀王耀

  王耀,藏息堂主人,字伯熙,号林西居士,安徽歙县人。为砚雕艺术家,制砚、藏砚已近三十载,著有《砚藏》一书。作品追求浑朴自然、雍容方正,透露出温和平淡的纯正传统文化气息。历年入选嘉德、翰海春秋拍卖,屡创佳绩,为海内外诸多收藏家、书画家及博物馆机构争相购藏。现在北京通州台湖地区创办“藏息堂”,集生活美学研究、文房雅器创作和写经法脉传承于一体。

  导语

  在北京这座迥异于故土的城市中,王耀辟了一处两千多平方米的藏息堂。与城市间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不阻碍学习新知,也能反省、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带着一份对传统与美学的坚持,藏息,制器,润物及人。

  歙砚,为中国传统四大名砚之一,始于唐开元年间,至今已有一千两百多年的历史。安徽歙县是歙砚的故乡,这里有着丰富的砚材资源及大量的传世古砚可供观摩研究。

藏息堂休闲会客室一隅

  出生制砚家庭的王耀,十几岁便轻松习得制砚技艺。二十出头,带着一股生猛与锐气创作的青年,就敢为人先,以“碎石斋”之名,成当地开店售砚第一人。

  如今的王耀,离开故乡,“转战”北京,业已有几年的时间。理由当然不是他戏言的“北京雾霾太严重,我来给首都人民吸吸毒”……他只是在这座迥异于故土的文化大融合的城市郊区,辟一处两千多平方米的展厅与工作室,与城市间保持刚刚好的距离,不阻碍学习新知,也能反省、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带着一份对传统的坚持,藏息,制器,润物及人。

  藏息,制器

  藏息堂,声名在外,是过往碎石斋与砚藏工作室累积的美名,也与主人王耀的制器、收藏理念不无关系。得幸切实走入过藏息堂的人,最能感受那其中所蕴含的静美。

  “藏,不是隐藏,是收藏;息,就是自己的心;藏息,就是把自己的心给藏起来。”给“藏息”下一个清晰的注解,更可了悟王耀在其中寄寓的追求:“其实是希望将美好的东西,装进自己的心里,让自己的心能够变得更加的美好。进而发散出去,让周围的人,让更多的人都能够感受到这份美好,并能从中受益。”

藏息堂展厅,分为两部分,分别展示王耀所藏古砚与自制砚台。藏息堂展厅,分为两部分,分别展示王耀所藏古砚与自制砚台。

  王耀最初收藏的所谓“美”的事物,是古砚。那时的他正处在制砚的困惑期,对于现代许多本身就未曾使用过砚台而投身制砚的从业者来说,这种与砚的距离所导致的某种失却本真与内涵的行为,令王耀开始反思。收藏古砚,皆因古人制砚纯粹,哪怕简简单单的一方砚,也有更深层的美学蕴含其中。观摩,体会,汲取古人的制砚经验,探研古人在这一特定形式中的审美理念,以提高对传统砚文化精神内在的认识,是王耀藏砚的初衷。“古砚里有非常多的基本元素,它可以提醒我。往往能打动人的就是这些基本的元素。”

  而今的王耀,保持着一方砚,至少需用一年的创作周期。这其中多半时间,都是用来忘记与等待。他笑着解释,很多人在对别人及其作品提出意见的时候,总能找出诸多不满,面对自己的创作,却总觉得是“自家的孩子”,哪里都好。因此,作品完成差不多的时候,王耀便将它放在边上,忘掉它的存在。搁置一段时间之后,重新拿出,就仿佛看到他人的作品,能瞧出许多问题,进而完善创作。王耀用这种方式不断提醒自己,也是他对作品品质不可撼动的坚持。

  生活美学研究、文房雅器创作、写经法脉传承……得幸走入过藏息堂的人,最能感受,那其中所蕴含的静美,之于眼界,之于心灵。1  生活美学研究、文房雅器创作、写经法脉传承……得幸走入过藏息堂的人,最能感受,那其中所蕴含的静美,之于眼界,之于心灵。

  沿袭传统美学的温柔含蓄

  从传统中汲取力量,王耀的藏息堂,从生活中实用的器皿,到写经、书画等审美,通过个人多年经验的糅合与重新编排,以手造的温度,寄望为人们打造一个符合现代生活的新文人生活空间。于藏息堂定期开设的写经公开课,也令更多人在与笔墨纸砚近距离地交流中,感受传统的力量与美学。

  “东方的艺术,更多的是总结了各种各样的让你去更好感知事物的捷径。”对于东方美学,王耀的解读带着他本人与作品所携带的气质——温柔且含蓄:“东方的传统美学,首先是不失典雅,有韵味。其次,它以人为主宰。器物服务于人,它的美学传达,追求的是精神上的释放,不用喧哗,就只安安静静的就能令你感知这份美,而了解越多,越能感到舒适与安定。”

  生活美学研究、文房雅器创作、写经法脉传承……得幸走入过藏息堂的人,最能感受,那其中所蕴含的静美,之于眼界,之于心灵。2  生活美学研究、文房雅器创作、写经法脉传承……得幸走入过藏息堂的人,最能感受,那其中所蕴含的静美,之于眼界,之于心灵。

  就如同一方流传的经典好砚,在古代作实用器皿时,即为美;经过岁月的长河至今,置身于当代设施环绕的博物馆里,也仍是美的;“甚至带进装修很时尚的办公室里,摆在苹果电脑旁边,也照样能展现出内在气韵”。东方审美之为人服务,不具攻击性、刺激性,而是以舒适之姿通达内心,充实而长久地输送出美的力量。

紫砂上绿釉太湖石雕塑(王耀作品)紫砂上绿釉太湖石雕塑(王耀作品)

  变与不变的“痴”

  对比最初的制砚水平,王耀说,他感受到自己作品的完善,他也还在继续追求着,让不足的充实起来,让不完整的更加完整起来;而砚藏,如今的王耀业已过眼几万方古砚,留下的精品不少,错过的好砚,也不少,只一份“痴念”,一路相随。

  年幼的学生时代,王耀就曾为了换取一方砚台,以帮助拥有砚台的同学写了一学期的作业为条件。相交十几年的同好益友晓中,回忆起一次陪同王耀去看望一方与他擦肩而过落入他人手中的罗纹金星砚时,还能清晰记得他长久静默无言伫立观望,两眼含泪的情景。如今再度问起王耀收藏古砚的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他笑笑,还是颇有些孩子气地说:“就是看到一方好砚,自己买不起,或是被别人买走了。”

  生活美学研究、文房雅器创作、写经法脉传承……得幸走入过藏息堂的人,最能感受,那其中所蕴含的静美,之于眼界,之于心灵。3  生活美学研究、文房雅器创作、写经法脉传承……得幸走入过藏息堂的人,最能感受,那其中所蕴含的静美,之于眼界,之于心灵。
紫砂上绿釉太湖石雕塑(王耀作品)紫砂上绿釉太湖石雕塑(王耀作品)

  这种“想把所有好的东西都往自己家里搬,没钱都要借钱买”的“痴”与“执”,如今已有了不同的注解。现在的王耀,收藏早已不仅仅局限在古砚,只要好的东西,都会心痒想着收藏。但现下的收藏却并不意味着就是花钱购藏。“因为世上万事万物太多了,很多是你买不起的,也买不完。”买完之后,能够学到什么,获得什么,才是王耀关注的重点。他也更多了一份释然:“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眼、心,把自己的感受当成一个博物馆,去收藏这些美的事物。并把自己好的东西,美的东西,让更多人知道,让更多人来分享。”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001 微信号-放页尾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