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古今名家

王潮安——别眼观造化 妙笔写幽情

2017-02-03

  王潮安,字瀚生,1951年生人,祖籍山东。幼好画,笔勤不辍。崇尚中 国画的优秀传统,认真研读前人的优秀作品,对中 国画的格、韵、气、图有着独特的领悟和把握。作品强调情感的真实流露和画面的格调与情趣,充满时代感。现为国际造型艺术家协会(iaa)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齐鲁创作中心副主任,安徽省老子画院副院长,留仙洞画院院长,深圳政协画院副院长,南山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深圳画院签约画家。

《春风又绿》纸本136x68cm 2016年《春风又绿》纸本136x68cm 2016年

  别眼观造化 妙笔写幽情

  ——读王潮安先生山水画

  文/徐鼎一

  大化浑沦,阴阳莫辨;天地沆瀣,体用难明;山水交滋,生息不已;春秋更迭,笔罕尽之。故为画者,神游大化之中,寄身天地之内,行走上山之间,忻戚春秋之变。每恨画不尽笔,笔不尽意,意不尽境,境不尽化。因而修焉习焉、研焉磨焉,以心观身,以身观手,以手观笔,以笔观迹。然天地之大用无尽,山水之大美无穷,为画者必别具只眼,以观造化之真神;必妙笔浑脱,以写山水幽清。

《秋色有声》纸本 136x68cm 2016年《秋色有声》纸本 136x68cm 2016年

  王潮安先生精研绘画数年,于此深有致思焉。其游历于名川大山,野岭幽谷之中,斟酌于宋元名迹、现代时贤之间,独取绘画之视角,别抒画笔之妙丽。孟子云:“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此乃圣人所进之境不同,而其所观于万物者亦不同焉。今人则登飞机而小地球,甚者登飞机而小宇宙,此诚科技进步而人之观察事物亦为之改变也。北宋郭熙论山水画以“高远、深远、平远”为宗,今人则当益之以“俯远”而为“四远”之法也。然所观于自然者虽有不同,所根于人性者未尝有异。

《梦幻》纸本136x68cm 2016年《梦幻》纸本136x68cm 2016年

  盖绘画者,纸上丹青,笔底烟云,出自身腕,起于性情,必心中风月无边则笔下风月无边,必心中冲远澹泊则笔下冲远澹泊。所观于自然者,乃启我胸中之造化也;我胸中之造化者,乃合于自然之幽清冥漠也。内外交养,邕穆无闯,物耶我耶,则浑浑然莫可知也夫。

《天凉好个秋 》纸本136x68cm 2016年《天凉好个秋 》纸本136x68cm 2016年

  潮安先生所观于造化者,幽幽然,密密然,绚绚然,淡淡然,渺渺然,怅怅然,莫可名其一也。潮安先生所写于山水者,婉婉然,娑娑然,穆穆然,漫漫然,缀缀然,团团然,难以尽其指也。登高山而舒啸,感浩渺之无垠,俯幽谷而掬泠,叹明澈之广生。宏情满怀,莫之可遏,故写水之幽,林之密,山之绚,云之淡,天之渺,心之怅怅然。怅然若失,不知有我,不知有山,不知有天,不知有时间,山光水影,云移雾漫,惚兮恍兮,莫可究诘。

《春耕时节》纸本136x68cm 2016年《春耕时节》纸本136x68cm 2016年

  能得于此者,若非别具只眼,乌能觑破俗云烟笼耶?抚古贤而凝神,慨技精而境深;模今德而畅快,喜意趣而合心。出其情也,形之腕也,故成勾之婉,皴之娑,点之穆,染之漫,结构之缀缀,气韵之团团。气韵团团,不知有笔,不知有墨,不知有色,不知有郛郭。轻拂慢厾,水氲墨濡,反兮复兮,莫知其止。能得于此者,若非独抒妙笔,焉敢轻运翻覆手段。

《牧归图》纸本 136x68cm 2016年《牧归图》纸本 136x68cm 2016年

  其作于《空山不见人》者,俯观长岭,密林掩居,幽谧静穆;岭怀旷地,溪溉其间;危崖横亘,隔断清空;来山似奔,去坡如行;密入太阴雷雨垂,疏落青阳光万道。此诚空山不见人,非无人也;妙笔写青,非为山也。又作《水边峭壁云飞动》,兼俯远、平远、深远、高远为一图,水墨氤氲,气象森然。谷深崖峭山高云腾,尽显荒寒境地。其所选取俯远视角,得平远、深远而有之,而所写高山几出画幅上端,尤觉高峻巍然。其所用笔,勾上皴石,多作自然真状;其所用墨,积阴泼云,尽得流宕飞动。

《水碧山明锦嶂开》纸本136x68cm 2016年《水碧山明锦嶂开》纸本136x68cm 2016年

  此必足有所履,目有所见,心有所往,情有所动,慨然砉然、遽然浩然而为之者也。其作《春山初动》,融青绿于笔墨之中,色墨交会,线点互织,春意如笑,百蜇初醒,明明朗朗,融融漾漾。蠢蠢之动发自树根,发自石缝,发自空气,发自阳光,发自遍天宇宙,发自遥远灵魂深处。其作《九连烟云》,但写茂密清寒,水明林丰,山险峰峻;一处人家坐落山底谷中,渺不可识;若非房前石桌晾晒暖色食物,几不知有人烟之所在。

《春雨》纸本136x68cm 2016年《春雨》纸本136x68cm 2016年

  潮安先生所观于造化者不可谓不多矣,所写于山水者不可谓不广矣。然所观于造化者,非止于观造化也;所写于山者,非止于写山水也。我所观于造化者,欲令造化观我也;我所写于山水者,欲令山水写我也。然何如造化观我也,何如山水写我也?其比返观内视,修焉习焉,研焉磨焉,读书求理,为德尚仁,格物致知,明心成性。若能成就此种功夫,修得此种境界,何愁造化不能观我耶?何愁山水不能写我耶?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