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古今名家

郑州赌石教父:辗转缅甸37年 经手玉石数十亿

2017-02-11

  在翡翠行业,上世纪80年代经滇入缅那批人非常有代表性。同样是下海,似乎这里的奋斗路径掩藏着更多凶险与波折。行话“开窗”,拨开表皮见真章,同样可以用来形容拓荒者之于整个行业。在郑州珠宝行业,李德胜是这样的代表人物。

  说起珠玉翡翠,很多行家里手自然而然能够联想到“赌石”,一块看似普通的翡翠原石标价几万或者几十万,这颗原 石只在表皮上面开个窗,透过这个“窗口”隐隐透出哪怕一丝绿色,就能吸引来众人围观,大家围在一起,或是低语讨论,或是默然打算盘。最后,往往会有一个动 心的人,掏空钱包,将石头收入囊中。

  这还没完,如果这个人回去后把石头切开,发现里面有绿色色带或者是无裂痕的满绿,那么,这个人就赌赢了。这颗切开的石头就立即从购买时的几万、几十万飙升至几百万、数千万。如果石头切开后没有发现绿色,掏空钱包的卖家就血本无归,巨款买了一颗石头。

    

  边境线上,风暴眼的见证者 

  59岁的李德胜见过太多这样的场景,有人因此大富大贵,有人因此一贫如洗。他在自己的玉石作坊,切割、雕刻、打磨,那些岁月里的故事令人不甚唏嘘。他总是好心告诉人们些什么,但最终有没有改变,他也不清楚。

  郑州的珠宝市场,大多是纯赌的店,玩的是心跳,玩的也是暴利。李德胜的做法则很“耿直”,他去缅甸采购一些大众能接受的毛料和开窗的高档料,切开卖明货,一分价钱一分货,他给人一站式加工,不给人赌的机会。

  李德胜在圈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过去这些年,凡是有些年数的珠宝公司都请过他做顾问,圈里有什么大新闻,他总以鉴定专家的身份出现。在翡翠这一领域,凡是想在市场占领一席之地,原料端的“争夺”向来激烈。珠宝公司海外采购原石,最关键的是需要专业的人去“掌眼”。

  作为风暴眼里的见证者,李德胜回忆里有太多风云际会。在这里需要科普一下,世界上90%以上的翡翠产自缅甸, 由于翡翠有着巨大商业价值,所以也成为缅甸内战不断的原因之一。就像南非的“血钻”,价值跟风险正相关。缅甸最著名的、质量最好的翡翠产地在其北部密支那 勐拱地区乌龙江流域的度冒和缅口等地,距离中国云南边境只有150千米。

  那个年代,时兴下海,但也不是每一条路径都是拿生命在做生意。在李德胜看来,出豫入滇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商业苦旅。

  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刚刚结束,西南边陲就又热闹起来,熙熙攘攘拥挤来各路做生意的人马。李德胜就是人潮中一员。

  中缅边境,云南小镇,险山恶水,辗转两国近40年,李德胜对那片土地有着特殊的情结。他曾在这里失去一切,也在这里拥有一切。过去20年间,翡翠的价格飙涨数十倍,成就的个人、企业点缀在充满诱惑的边境线上。每个人都是小小的缩影。

    

  同样是下海,有人拿生命做生意 

  初来乍到,李德胜也就20岁出头,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慕名而来,希望淘得人生的第一桶金。结果遇人不淑,所谓“帮带”他的那个人把他往坑里带,连本钱都搭了进去。

  那时候的中缅边境,翡翠、木材、毒品是最热门的三大生意,很多“淘金”客们一入异邦便不知归处的大有人在。在像李德胜这样急于改变的年轻人面前,有很多种选择。

  路费都被生意伙伴赔进去的李德胜,从零开始。经常在中缅边境奔走的人,不会无视翡翠的魅力。走投无路的李德胜选择了在缅甸“场口”做苦力。

  这是一个艰难的开始,也是入门的端口。玉石行业有一句名言,叫“不识场口,不玩赌石”。缅甸翡翠产地也称矿区或场区,每个场区又分许多场口。各个场区所产翡翠,外观、质量、颜色都有各自的特点。

  在选购翡翠原石时,一定要懂得玉料的产地和特征。李德胜的看家本领是从场口摸爬滚打开始练就的。

  进入他视线里的赌石,是滇缅边境流行的一种独特的翡翠原石交易方式,历史悠久,长盛不衰,各地玉商络绎不绝,不仅有中国的,还有外国的,各成帮派,各自都有“御用”专家。

  翡翠生意从原石出场那一刻就开始了,转手即是百倍的收益。年轻的李德胜见识了翡翠的魅力。

  但是“神仙难断玉”,用再先进的仪器都无法穿透普通石材外观包裹下的翡翠品质。在场口工作的李德胜,看到了赌石可以让参与者一夜暴富,也可以转瞬让其散尽家财。

  遍地的财富在这里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就像这里的风险随时随地在张牙舞爪。在这里,荷枪实弹的士兵徘徊在路边,军车呼啸而过,武装冲突毫无征兆地爆发,翻过一个山头就不知道是谁的地盘……

  在缅甸,李德胜经历了战争,经历了抢掠,经历过绑架,经历过拘禁,变局中充满变数,在那里,一个人身家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生命也同样无常。

    

  生意可以重新开始,诚信丢了就没了 

  那是一种丛林生存一般的挑战,人性在这样的环境里暴露无遗。在人情冷漠的混乱中,李德胜保持了一份善意。这为他赢得尊重,和非同寻常的收获,比如至今他与场口都有密切联系。

  李德胜的儿子告诉我们一件事,年轻的李德胜在他最艰难时候,在旅店里悉心照顾过一位身患风湿病的澳大利亚老人,作为报答,这位老人传授了李德胜看石技巧。后来得知,这位老人是一位珠宝专家。

  在异国他乡无所依靠的艰辛,局外人难以感同身受,为人乐道的只余下一个个令人艳羡的造富传奇。李德胜说,在那里诞生亿万富翁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们最初大多是从做苦力、摆地摊开始的。

  现在李德胜在郑东新区cbd拥有近两百平方米的珠宝店和加工坊,身兼数十家珠宝公司的顾问。而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他经历了什么,后来者是很难想象的。

  在李德胜入局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当时的消费力作支撑,翡翠行业还未显山露水。没有在灰暗岁月的坚持,就不会有今天的光芒。

  过去20年,钻石价格上涨3倍,祖母绿价格涨了4倍,蓝宝石价格涨了5倍,红宝石涨了10倍,而翡翠价格上涨则高达数十倍,甚至上百倍。最好的翡翠玻璃种,以前几万能买到,现在一个玻璃种手镯动辄上百万。

  这个市场有多火爆?目前平均每年仅是缅甸翡翠原石公盘的交易总额即超过100亿元,到了成品销售终端,交易额 超过500亿元是很轻松的事。中国人巨大的消费能力,俨然成为缅甸经济增长的引擎。但也给他们带来顾虑,他们怕被买完了,再者就是原石附加值低,因此几度 关闭公盘,加剧了翡翠价格疯长。

  所以,缅北爆发冲突以来,李德胜一直关注当地形势。这个市场很大,商机很多。相形之下,以李德胜的才学资历,对市场的欲望显得过于克制。经营一家门店,在作坊里雕刻时光,给珠宝公司赴缅甸场口看料。这就是他的生活。

  他如果不说,没人知道他经手过多少缅甸原石,这些经他掌眼的原石又上涨了多少倍?有人说教父老了,他笑着说,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年轻时候的自己。

  将胜率给别人,从不让自己的家人染指赌石。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逻辑,他的儿子说,父亲在以身作则去说服身边的人。“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在一个非富即贵的圈层和滚滚钱流之中,保持一颗平常心不容易。

  目前,缅甸各个场口开采这么多年,最好的时代终将过去,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时代也会过去。翡翠的世界里,中国人的加工工艺领先,而在看料(即挑选翡翠原石)的本领上,庄家是缅甸人。缩小格局,买家斗不过卖家同样是大概率事件,这样的赌局还有那么多人沉迷,是人性作怪。

  前段时间,有一档关于收藏的栏目搞活动,网友现场体验“赌石”,作为原石提供方和主讲嘉宾的李德胜,延续他“一是一,二是二”的经营理念,“赌涨了你拿走,堵垮了还是我的”,最后原石现场打开,物有所值,皆大欢喜。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 上一篇:
    下一篇: